与父亲有关的故事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胡 明 宝 时间:2014-06-10 11:12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父亲的爱
讨债   父亲10岁那年替爷爷去一个荒僻的山村讨债。   当疲惫不堪的父亲拖着小小的身子来到那户人家的门口时,他看到了一个虎背熊腰满脸横肉的男人。父亲说明来意后,男人没说什么回身踅进屋里。   父亲不知站了多久。男人一手攥着一把钞票,一手提着根小孩小腿粗的木棍出门来了。父亲本能地往后退缩了几步,他甚至做好了撒腿就跑的准备。   父亲战战兢兢地接过男人交过来的钱,刚要转身,男人一把扳住了他的肩膀,晃了晃手中的木棍。父亲的脸唰一下就黄了。男人依然冷着脸,说,拿着,太阳一落山山道上会有狼。   父亲高高悬起的一颗心扑通一声落了地。   后来,父亲告诉我,知人知面不知心,当时我真看不出他是个好人。      羊      父亲说,其实,咱和邻居老万是有过“摩擦”的。   因为什么?我问。   父亲说,一只羊。那年开春,地里的麦子已经返青,绿油油地喜人,咱家的一只羊跑进老万的地里偷啃麦苗,被老万一脚踢翻了,这一幕正被上坡找羊的我看个正着。老万有些尴尬,我拉过羊向老万赔不是,老万的头更低了。   当天下午,那只羊被我杀了,送了老万一只羊腿。   第二天,我去地里锄草,突然觉得后面有人,回头一看,是老万。他正牵着一只羊默默跟在后面,他非要还我们一只羊。哈哈,咱能要吗?当然不能。我告诉老万我的收获早远远大于一只羊了。   什么收获?我问。   一个好伙计好邻居啊!父亲说。      推倒砌好的墙      那年,父亲随村里小建筑队去给某“大款”翻盖房子。   开始,这些头顶烈日一身泥浆的农民还能挺得住“大款”不懂装懂的指指点点。工头是我本家的二叔,二叔暗地里告诉大家,咱端的是人家的饭碗,啥事都得忍着点。   当高大的院墙耸立起来的时候,“大款”留下这些朴实的汉子吃饭。“大款”腆着肚子高高地坐在一边的皮转椅上吞云吐雾,一边乜斜着眼,晃着带有几颗钻戒的粗短手指说,吃吧,我家的阿黄不喜欢吃,留给你们吃挺合适的嘛!   阿黄是“大款”养的一只凶巴巴的狗。   所有正在吃饭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和口中的咀嚼,屋子里一时静得怕人。二叔突然啪一下把   筷子拍在了桌上,站起来对我父   亲他们说,走,还有个事没完工呢!   农民工们忽的就到了院子新砌的墙下,二叔断然一挥手说,推倒!“大款”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,一堵崭新的墙倒了下去。   “大款”坐在断壁残垣上气急败坏地叫,你们休想得到一分工钱!   二叔沉静地说,你别吵了,这堵墙根本治不好我们受伤的尊严!便宜你了。这件事后,二叔的建筑队真的没有得到一分工钱。   父亲说,做人得堂堂正正,堂堂正正就是别动歪心眼,别伤人家的心,钱算什么!   当尊严受伤的时候,一只母鸡也会爆发出雄狮的力量!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
上一篇:“抠门”的老父亲 下一篇:老爸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父亲的爱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