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足情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凌秀香 时间:2014-05-16 11:10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父亲的爱
父亲七十六岁生日那天,我回娘家给父亲过生日。   一进门,看到从父亲老家赶过来的二叔、三叔,我惊喜万分……   两位叔叔都是七十有几的人。二叔体弱多病,是个老实淳朴的农民,操劳了一辈子,脸上写满了沧桑,看起来比父亲老了许多。前段时间二叔摔了一跤,导致偏瘫,说话前言不搭后语。现在稍微好一些,借助拐杖勉强走得路,说话虽然断断续续,但也能明白他的意思。三叔是吃皇粮的,十多年前一家人搬到外县去生活,很少见到他。相对二叔而言,三叔算是硬朗。   见到二叔,我就想起妈妈常说的话“二叔和咱们亲如姐妹”。那个年代的农村妇女文化水平不高,习惯用“亲如姐妹”来形容关系最为密切的人。联队年代,父亲常年在外工作,工资极低,靠妈妈一人挣工分养活一家六口人,年年超支,常常揭不开锅。二叔家劳动力多,生活稍好一些。是二叔接济我们,才让我们勉强度过“青黄不接”的时期。大节小节,不管多忙,二叔都抽空去水库撒网捕鱼。得鱼后,不管多晚,先跑来我们家,因为他不忍心让大哥家的几个小孩看别家的小孩吃肉而流口水。小时候,每每放假,二叔准时来接我去他家小住一段时日,我也非常乐意去,因为在家一日三餐都是稀得见人影的粥,而在二叔家,晚餐我能吃上大米饭,再说,二婶很和善,从不给我脸色看。懂事后,我才明白二叔的一番苦心。由于妈妈常念叨二叔的好,潜移默化的,我们四兄妹和四个叔叔中的二叔格外亲。   “叔,你们怎么过来的?竟然记得老爸的生日?”我激动地问。二叔抢先说走路过来的,五兄弟的生日他都记得。我说真是的,这把年纪还到处走动,真让人担心,交通这么便利,不晓得搭个车,或事先说一声,我们去接呀!二叔说:“没事的,慢慢走,不就三公里的路程嘛,坐车反而头晕,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说不定这是我最后一次给大哥过生日呢……”   “老爸呢?”这时我才发现父亲不在家。赶紧给他电话,在别家串门的父亲听说二叔三叔过来,激动得语无伦次“就……回……就回……”我又把此消息告诉在县城工作的大哥,他也是喜出望外,让我好酒好菜款待老人们。   父亲回来了,三兄弟见面异常兴奋。父亲一眼就看出二叔衣服穿得不够暖,连忙拿出一件厚棉衣给二叔穿上,围着火盆,拉起家常……   餐桌上,三兄弟你给我夹菜,我给你夹菜,劝吃劝喝,有说有笑,那高兴劲俨然像几个小孩在嬉闹。   因为年老体弱,家人不允许几位老人外出走动,所以三兄弟之间已好长时间没能相见。思亲心切,让他们不谋而合,不顾年老体弱,以“为老大过生日”为由,互相搀扶走路过来,了却相思之苦。不需要轰烈的举动,不需要华丽的辞藻,亲情就这样在生活中的点滴彰显得淋漓尽致。   年轻人出于关心年老体弱的老人,不让他们外出走动,情有可原,初衷是好,可却忽视了他们的思亲情。年轻人不光要照顾好老人的生活起居,还要抽空陪陪老人走亲访友,了却或减轻他们的思亲之苦,这样才是真正、全面的关爱老人。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
上一篇:父亲的手 下一篇:父亲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父亲的爱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