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爹说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网络 时间:2013-12-13 11:21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父亲的爱
俗话说,小人的手,停不住;老人的嘴,闲不住。的确,这人一上了年纪,凡事总要拿“以前”、“那时”比一比。我爹也不例外。不过,有时候,他的自言自语或有感而发,细细地去听,觉得还是蛮有意思的,我暂且选取几则。   学生放暑假了,我爹说,现在的学生是真正的放假,可以休息。以前,十四五岁的人,要么在家里烧茶煮饭,要么去田里帮忙劳动。哪能像现在成天地看电视、玩。现在没有“双抢”也没有“田头广播”哉。也真当奇怪,以前一年种三季——一季麦,两季稻——还吃不饱,现在只种单季就吃勿完。杂交水稻就是好,科学真厉害。   现在正是苋菜生长和成熟旺季,我妈拔了几株,我和我姐姐、两个表姐都在,我妈就问我们要不要,几个姐姐都说要的,我妈说那再去拔几株回来。我爹又说开了:以前苋菜梗要霉好几坛,你妈都霉得相当好,隔壁邻舍还来请教你妈怎么霉;现在苋菜梗少了,拔几株回来,你妈就是霉不好,不是忒淡空心了,就是忒咸,苋菜梗不软,不霉,反正不好吃。“少,则是宝;多,则是草”啊,以前,泥鳅、黄鳝、田鸡(青蛙)都是饲鸭的,人是没有办法,实在没有菜的时候才吃的;以前买带鱼要搭乌贼,搭来的乌贼丢来扔去的,不要吃;以前,狗肉、牛肉祭祖时不上桌;以前,一头猪要养一年,一年半,过年过节才难得吃到猪肉;现在,不养猪,三天两头吃肉,而且,还挑精拣肥的,你只要看,干菜蒸肉先吃完的肯定是干菜,最后几块肥肉放在碗里,谁都不要吃——这人是“越吃越馋,越嬉(指游手好闲)越懒”的。   在这方面,我爹老是感叹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或者说“六个月大,六个月小”轮流做庄。他还说,现在的变化,三十年都不要。我爹说,以前,吃水要自己去挑,好不容易吃上了自来水,你看,现在,又是挑来的水好了,还叫做矿泉水,其实就是冷水。想想那时岙里一个冷水坑多少凉快,那水是甜丝丝的。以前上街买菜去都自己带菜篮,要打豆腐么带只碗或带只饭盒,后来,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有大大小小、厚厚薄薄的油纸袋来盛,现在,这些油纸袋又禁止哉。穿的也是一样,那时“的确良”是时髦,现在又要穿棉布哉,那种松紧布鞋年轻人又穿起来了,说是没有脚气。说到底,还是老底子的东西好。   我给我侄儿买了几包薯片,我爹说要让他尝尝,侄儿给了几片,我爹吃了说:啥?这是“薯片”?“蕃薯”的“薯”?我说这是马铃薯也就是我们称为的洋芋艿做的。我爹说:“啊?这就是‘洋芋艿’做的?这钞票倒真当好赚,这多少钱一包?大一点两个洋芋艿就可以做成。只要切得薄点,菜油里一炸就好了。”话又说回来,我爹又说:“不过,自己不会做,钞票也只好让人家赚。就像伢种的葡萄,一车车都运到黄岩去做葡萄酒的。”   我爹说,现在生活真是方便,烧饭不用柴,更不用稻草,现在割稻都是收割机,稻草都不收进屋,让它烂在田畈里。好多人家造新房都不搭大灶,烟熏火燎的嫌脏。以后的小人都要不晓得烟囱和灶窗哉。唉,想想,以前只有叫花子用砖头一搭烧饭的,现在用电饭煲,用煤气灶。   我爹说,“养小日日鲜,养老日日厌。”年纪大起来,市面越来越不灵了,有些东西都要小人教了。我爹说连我八岁的侄儿也就是我爹唯一的孙子也常常教育他。比方说,爷爷,是“羽绒服”不是“里绒服”。我爹说,鸭绒在里面么总应该叫“里绒服”怎么会叫“羽绒服”的呢。我侄儿又纠正我爹说,爷爷,是“餐巾纸”不是“餐厅纸”。我爹说,我想摆在餐厅里的么总叫“餐厅纸”。我爹还说,拉链好是好,不会像扣子一样上扣搭下扣搭错,但就是手不灵活,拉链头对不齐,塞不进,拉链拉不起来,老是要孙子帮忙。   从不生病的我爹,去年一下子病倒了。起先,总以为是一般的感冒,只是重一点而已,可吊了瓶,吃了药,仍不见好转。我们把他送进人民医院,检查,治疗了两天,他才完全清醒过来,清醒过来的我爹又找到话题了:以前啊,一个人如果挂盐水的话,这毛病生得够重了,亲戚朋友都要上门去看望病人;现在,动辄挂盐水,还一挂就是三两天,还好不起来。我说我孙子三天两头挂盐水不灵哉,哪晓得我从来不挂盐水的人也不灵。现在,住院的味道也让我尝了尝。   我爹,年近八十,眼不花,耳不聋,牙齿虽掉了几颗,但不影响咀嚼。他是一部活的历史书,他见证了农村经济发展得又快又好。对于以前和现在,他也最有话语权。只是我爹不会唱“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”,而且五百年不现实,如果我够虔诚,我只向苍天为我爹再祈五十年寿,让我爹再说五十年,而我就做我爹忠实的听众和如实的记录者。 请点击更多的父亲的爱欣赏
上一篇:我爹说 下一篇:家有“奥运老爸”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父亲的爱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