击鼓誓言: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文摘网 时间:2013-06-16 11:04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短文摘抄
爱情之中,没有比”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“这句更质朴的语言了,也找不到比这句更美好的祝福了。所以,时下,人们举行婚礼时,很多人祝贺新人都爱套用这句话,而这样一句话很难让人相信出自《诗经》里的《邶风-击鼓》:

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现如今,人人都能念出"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“这两句,人们总是希冀一些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仿佛如此反复祈祷总有一天此梦就会成真,而这漂亮话不但能骗别人相信,最后连自己都骗进去。

只是,那些说的人是否真的能懂得”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。所包涵的那些关乎生命的沉重分量吗?
那首《最浪漫的事》: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慢慢变老,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慢聊。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慢慢变老,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,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。

“一起变老”也是“与子偕老“如一句温馨的蛊惑,又如一个恢弘灿烂却不堪一击的梦想。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在这尘世中难免中它的蛊,却都做过这样的梦。然而,痛好了,梦惊醒了,这句话也不过成为一句遥远的箴言,与谁再也不相干。

我们崇尚誓言,虽然它的着力点在当下已然消减,生命如此轻盈,仿佛我们不说几句发狠狠的盟约,便会不够一生的分量。尘世的爱情从古到今,如千年以前,一个戍边男子思归不得而唱出的悲歌。

战鼓敲得咚咚响,鼓舞士兵练刀枪。他人挑土筑漕城,唯独我随军上沙场。
从兵孙子仲部下,要去平停陈和宋。背井离乡难回家,使我愁苦心忡忡。
没有我的栖息处,马儿走失何处躲,叫我何处去寻找?原来就在山坡大树下。
生死离别在一起,我们的誓言记在心里,握住你的手了,就与你偕老到白头。
可叹你我相隔千万里,服役生还难上难,可叹生死太遥远,让海誓山盟成空谈。
正所谓: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有谁能知道男子他刻苦的相思之痛,思忆之深?
失而复得的马让他心生许多生离死别的感叹:假如没有这场战争,那他和她的生活会是怎么样呢?

记得我们在家时,你挑水来我耕田,冬天来了,他们蹲守一尊小火炉,互持一杯绿蚁新醅的酒,一起期待春天又回来。依俙记得,他从军时,她紧紧的握住他的手,淡淡地笑说`:天涯羁旅,不管迦南地还是地狱,你只管从军去,我会永远伴随着你的。时时想到这,他忘记了战争所带来的恐惧和痛苦,她给的爱让他见到阳光,见到生命如此安好静美。只是,这漫长的战争何时才到头,他看不到归期,也看不到希望,唯有叹息,叹息命运的山重水远。

战争中,不是谁都有机会对爱的人说出”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,而回到这遥远的诗篇中,让人才会记起,我们都是有过美好梦想的,我们都有曾经深爱过的。可是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已经走得远了,并且走得如此坚定而绝望,将曾经的信誓旦旦抛在了遥远的过去。这些曾让你我泪流满面的诗歌在今天只是诗歌,再也不能变成我们的生活。

《击鼓》中的男人明知道任何山盟海誓都经不起时间的推敲,现实的践踏,他却依然相信,这世间,这万丈红尘中总有一种东西坚如磐石,灿烂如日月星辰,值得我们耗尽生命也要去拥有。正如张爱玲在《倾城》里引用的这句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“,一首悲哀的诗,然而它的博狗bodog娱乐场态度又是何等肯定。

一切都将化为尘土,唯独留下一段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深情,漂流于江湖。
有时候,我们爱用现代人的眼光来解析古代人,看惯了现代萎靡不振的情歌艳词,而一时接受不了古老而激扬对爱的呐喊。也许现代人习惯了内心权衡爱的轻重,故此这些话不愿意轻易说出口,我们束缚了内心,被动观望别人的热爱,我们很少说起誓言,并将其归于一种虚假的慰藉。生死相许开始变得荒诞,而《击鼓》读来会有些伤感,但是我却觉得会在男子的誓言里涅槃。
唉!

 
请点击更多的短文摘抄欣赏
上一篇:致青春 下一篇:忆童年趣事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短文摘抄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