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以抵达的世界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文摘网 时间:2014-02-08 22:49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短文阅读
我害怕写这样的文字,害怕突如其来的激动会左右现实。 虚拟现场。 小学课堂上,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:“老师,为什么我写雪融化了等于春天的答案是错误的?冬天过后不就是春天吗?”“可是标准答案是水,我只按标准给分。”孩子的眼中充满泪水,充斥在脑海中的满是委屈与不解。 孩子充满创意的想法只因“标准”二字而丧失了发问的意义。不知又有多少思想的萌芽在被灌输“标准”的同时而又被封杀掉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是公式的生活方式,越来越少的是问题。 中国和德国同是崇尚哲学的国度,德国人像凿子,善于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凿出问题,而中国人像橡皮,乐于在有问题的地方把问题擦掉。有人问二者的区别在哪里?我想,是因为问题。 生存的世界中,总有许多人自诩为太阳。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,以为自己是蒙特马酒店里那些自命不凡的梵高们和乔依斯们,不屑于发问。然而这不能怪他们,在惧怕悲观鼠标准的重压下,他们唯有选择自己创造标准,从而获得思想上的自由。 有人问维特根斯坦:“罗素为什么落伍了?”他的回答是:“因为他没有问题。”我被这个答案震撼了。中国自古被誉礼仪之邦,每个生活在这个大家庭中的人都深深扎根于一种信仰:思与问。可悲的是,在标准化日趋浓重的时代潮流下,更多人偏爱于思而丢弃了问。这就是中国哲学同德国哲学处于两个平面,两种世界的根源。在这两种世界的外部有一个更大的世界,那是个难以抵达的地域,是一个由许多问题合成的世界。我们总以为问题是一场洪流,且庆幸自己没有被卷入其中,于是,每一个人都开始排斥这个难以抵达的世界。 爱尔维修认为:人是环境的产物。之所以人类逐渐控制并取代自然成为世界的主宰者,是由于我们的始祖善于探索自然的奥妙,同时也乐于对环境提出问题,从而,造就了我们。 从来,我都憎恨束缚问题的标准,我并不认为那个大世界是难以抵达的。讨厌人们的自我唯心,但这不代表看轻他们的睿智,只是,我不愿见到历史倒退。 在人们不能洞悉“问”有多么重要之前,那个世界,我们终究不能抵达。我遗憾,我无奈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世界飘然远去。   请点击更多的短文阅读欣赏
上一篇:泪洒楼兰 下一篇:元旦祝酒词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短文阅读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