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付的一天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文摘网 时间:2017-10-11 23:16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报刊文摘
   申     正      勇
 
  约莫5点左右,四处还在黑漆漆的一片,房上的瓦片被火南风刮得呼呼直叫,屋外急急忙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,越来越多。四处是狗吠声,鸡边打鸣边扑腾着翅膀。老付再也睡不下去了,昨天挖了一天的引水渠,搞得全身关节麻木疼痛难忍。随着全身关节咯吱咯吱一阵响动,付大爹起身披上衣服踩着颤巍巍的楼梯下了楼。
 
  老付撬开火,把昨晚上洗菜的水端到火上温着后提起扫把扫起地来,要在平时,他会先撒一点洗脸水在地上,再打扫。虽然很轻很轻,但调皮的灰尘任然满屋乱飞,呛得老付不住地咳嗽。
 
  接着,老付开始打猪草。机器轰隆隆一响,把猪圈里的猪儿们也闹醒了,它们不停地拱着地皮,哒哒哒地嗒着嘴巴。老付一边打着猪草,一边骂道“叫,叫,叫,老子都还没有水喝呢!”
 
  一阵忙碌后,几大盆猪草已经打好了。这时,炉里的火喘过了气来,盆里的水也已温热了。老付刷刷地洗了把脸,然后把脸盆端到猪圈门口,门才眯开一条缝,猪儿们便一跃而出,咂咂咂地,片刻中就把脸盆里的水汲个精光。紧接着,老付把头晚的洗脚水倒进炭坑,哗啦哗啦地拌起炭来。把炭加好之后,猪食锅放在火上,倒进潲水,然后把打好的猪草撮来倒进锅里。若在平常,老付还要把猪草挑到沟边细细地淘干净才煮的,但是,现在沟底都干得开裂了,在哪儿去找一滴水呀。
 
  “老付,老付,今天再去挖一早上就扫尾了,房团房转这几家还没有起来,一哈哈你喊一声。”这是村民小组长老崔的声音。老付赶紧应声道“我今天人都请好了要栽洋芋……要得要得……”本来老付家前些天就请好人今天帮他家栽洋芋的,还专门找了几匹马驮水。
 
  “真是尿急豆花涨,娃娃滚下床,这个叫我忙哪一头嘛。”老付的老伴一边为孙儿们穿衣服一边念叨。这的确是个大问题呀。两个儿子一个姑娘都出去打工了,丢下五个娃娃给他们,小外孙刚刚隔掉奶,上头还有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,儿女们的土地加上自家土地有十多亩,都要靠他们耕种,遇到村里出义务工,老两口就要干四家人的任务,沉重的家庭负担已经把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了。
 
  这时,天微亮了,大多人都起来了,老付向老伴托付一番,安排好哪个驮水,哪个挖塘,哪个丢粪等,扛上铁锹挨家挨户地叫上本小组的人一同出发了。
 
  等他们走到工地上时,乡镇上的干部们已经驱车到那里了,挖土机也开始挖起来了。这个工程是区长开现场办公会时,当场表态给予资助的工程:支持资金20万元,从5.6公里外的何家沟引水来解决干旱重灾区水营自然村10个村民小组的人畜饮水问题。
 
  放眼看去,在那儿挖沟的人都是些年迈的老人,很少有青壮年的身影。老付一边挥着膀子挖着,一边和一同挖沟的老杨、老张吹起牛来。
 
  “现在政府考虑得周到,没有水吃,就赶紧找水源,埋水管,还动用了挖土机。”
 
  “是呀,很多单位人家都捐了钱帮助我们抗旱呢,共产党员才捐得多哟,报纸上报道,有的一个人就捐了2000多块,全市捐了1400多万。”
 
  “这些钱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,要是能拨点下来多修一点水窖就好了。”
 
  吹着牛,聊着天,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,划给每家每户的挖沟任务都完成了。
 
  下午,老付又加入自家栽洋芋的队伍。虽然请了10多个人,人背马驮轮流送水,但是由于要到2公里以外的山沟、水井里取水,加之山路崎岖,来去要一个多小时。所以,很多时候大家都不得不坐着等水,一整天下来也才栽了2亩多地。
 
  直到太阳完全落下山头,大家才收工。走到小河边,大伙儿索性把手脚和脸认认真真地洗了一遍。有的扑在河边沙井上咕咚咕咚就喝个够。喝足后,大家把马背上的口袋灌满,把水桶舀满,甚至把带上山去的茶壶、热水瓶都全部装满带回家。
 
  晚饭时候,大家都喝了点酒。虽说晚饭时候,其实都到了城里人K歌、跳舞、吃夜宵的时候了。电视里一遍一遍滚动播放着各级党委、政府领导参与抗旱救灾的画面。大家都感慨今天党和政府对群众的关心。
 
  不知不觉,已到深夜,人们渐渐散去,老付扛上锄头走出了门。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,月亮还是那么皎洁,星星不断眨巴着干涩的眼睛,火南风吹在老付脸上暖暖的。来到菜园旁,看着奄奄一息的苞苞菜,老付一边挥舞着锄头开始挖沟,一边哄孩子一样说道,不怕不怕,等我把水沟清理干净,水一来,你们就有水吃了。
请点击更多的报刊文摘欣赏
上一篇:吃出你的美丽肌肤 下一篇:没有了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报刊文摘

读者文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