钗头凤

读者文摘在线阅读★文摘网 时间:2013-08-22 20:38 浏览:努力统计中... 爱情短文
十年,总是给人一种轮回般的宿命感。十年的光阴可以改变多少事情?容颜、心情,或是爱情 沈园光景依旧,已嫁作赵士程之妻的唐婉一如十年之前分花拂柳而来。依旧是分花拂柳间抬眼望见的弱冠少年。他,似乎从未离开过恍若十年前的初见。 十年之前,我不认识你,你不属于我,我们还是一样,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,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。十年之后,我们是朋友,还可以问候,只是那种温柔,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。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。陈奕迅如是唱道。 可她,不敢再与之相逢。隔着摇曳的柳树,仿佛横亘着十年的光阴。她只是遣人赠他一觞酒。以妾红酥手,赠君黄藤酒。相逢无语君应笑,名自春风慰寂寥。 柳间倩女黛眉轻蹙,红袖玉手,斜斟一觞黄藤酒。轩内静坐的她,望着沈园满园春色,好比云间月,宫墙柳。是否就此相忘于流年,才是最好的结局?可是,忘得了吗? 东风恶,欢情薄 曾经,他与她都固执地以为他们会是一生一世一双人。 那一年,他用一只凤头钗迎娶她。那支极精美的钗上镂着一只凤,凤嘴小小的,以为衔紧了一生的爱情。可这终成为分别时莫大的讽刺。 青涩单纯的时代里,总以为凝望满天星光,只如凝视她的眼波,牵一牵手就看见了天长地久,以为一夕的相伴就是终生的厮守。风过重门,庭院幽深,他们谈诗论赋,琴瑟相合,这是专属于二人的快乐。谁说世代望族子弟应在官场中沉浮,才不坠家风?如果可以,谁不愿赌书泼茶,钟鼓相乐,醉梦于江湖? 可是,他的母亲偏偏望子成龙。希望他在乱世里成就春秋霸业,以为是唐婉误了他的功名,又去占卜,闻说两人八字不合,当下以孝为名,逼儿子休去唐婉。在她的引见下,另娶王氏。 原来所谓的天长地久,只是误会一场。 一怀愁绪,几年离索 十年后的重逢,尽饮一杯黄藤酒。对视的片刻划过经年的光阴,如果目光是丝丝,这便是他一生也解不开的结。 他在墙上题了一阙《钗头凤》,随后,他为了逃开这宿命般的挫败感和遗憾,远离故乡,手持三尺青锋,挥师北上抗金。可他不知道,有些事,一转身就是一辈子。 桃花落,闲池阁,又是一年春色。唐婉重游沈园,看见粉壁上熟悉的文字,黑色的墨迹在小心逆流成悲伤的河流。她在词后另和一阙——世情恶,人情薄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,欲笺心事,独语斜栏。难,难,难,人成名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,怕人寻问,咽泪装欢。瞒,瞒,瞒。   斗转星移,白驹过隙,四十年光阴若水。陆游重新站在沈园的土地上。也许这片芳草是金戈铁马的陆游心上最隐秘的伤,看一看,轻描淡写,碰一碰,痛彻心扉。他以为夜里挑灯看剑,吹角连营的军旅生活,塞上关楼的风刀霜剑早已消磨了江南的记忆。可如今他真真切切地站在这里,看见唐婉的和词。没有人会懂他到底有多痛。 沈园风景如旧,只是,故人已非。 错,错,错 青灯,红颜,在寂静的雨夜里,仿佛凝结不去的忧郁,默默铭刻在光阴中。唐婉经常想,到底是谁为这场悲剧埋下前因,许是自己吧!本没有恶意,却是因为爱而导演了一场无可遏止的悲剧。 同样的青灯之侧,陆游轻拭佩剑,明若秋水的剑身映出一室毫光。也许是他错了,没有当初的花前月下,何来今时的思君天涯? 或许从相遇起就是一个莫大的错误,可偏愿意为此倾尽一生。其实,生活并不需要无谓的执著,没有什么就真的不能割舍。可如今,孰是孰非又有谁能说清呢?只能在一个个星波流转的夜晚静听《钗头凤》的凄迷吟唱。 轻轻叹息,只为千年前的一幕。千年之前落下的泪珠,可还有人记得么? 【编者赏读】若无相识,便无相爱;若无相爱,便无伤痛。可你是否知道,我情愿禁锢于思念的枷锁用整个余生的痛,来换取这一次生命中最温暖却无法永恒的爱。   请点击更多的爱情短文欣赏
上一篇:我还记得她 下一篇:五月,柳岸细雨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爱情短文

读者文摘